春秋时尚网

“举牌”即浮亏超亿元还需6个涨停回本根据30晚的公告显示,上海市浦

简介: “举牌”即浮亏超亿元还需6个涨停回本根据30晚的公告显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28日10时至2020年11月29日10时止在“淘宝网”上公开拍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培今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

一家濒临退市的股票居然被溢价40%“举牌”了, 还是被自己的起诉方!

11月30日晚间,*ST瀚叶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培今所持公司5.67%股份拍卖,被中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4.276亿元竞得。

有意思的是,中泰资管在2019年曾因股权质押回购纠纷,把*ST瀚叶实控人沈培今给告了。

今年2月刚刚结案,被沈培今共计清偿2.78亿元。

9个月以后,起诉人变股东,这在A股市场上已经实属罕见。

更让人惊讶的是,中泰资管以2.4元/股的价格“举牌”,而该股今天的收盘价也仅有1.82元/股。

“举牌”即浮亏超亿元还需6个涨停回本根据30晚的公告显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28日10时至2020年11月29日10时止在“淘宝网”上公开拍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培今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77,534,000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20.41%,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67%)。

最后,中泰资管以4.276亿元的价格竞拍成功,即拍得每股2.4元左右。

而*ST瀚叶27日的收盘价仅1.73元/股,竞拍价溢价40%。

如果成功交割,中泰资管将以持股5.67%的持股比例,成为*ST瀚叶的第三大股东。

不过,虽然贵为*ST瀚叶的第三大股东,但是以今天1.82元/股的收盘价来计算,*ST瀚叶还需6个涨停,才能让中泰资管回本。

公开资料显示,瀚叶股份前身是升华拜克,为国内最大新农药、兽药企业之一,2015年被沈培今入股拿下15%股份,晋升为第二大股东。

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瀚叶股份的业绩大变脸,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

经营困难的同时,实控人的债务问题也随之爆发,深陷多项。

2019年11月27日,瀚叶股份公告称,因股票质押回购纠纷,沈培今持有公司2.71亿股股份被法院冻结,占沈培今持股瀚叶股份总数的28.16%,涉案金额7.4亿元。

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4月27日发布中泰证券与沈培今纠纷案进展显示,2019年7月,因沈培今未按上述生效法律文书履行义务,中泰证券申请了强制执行。

但由于“经穷尽财产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该执行案已于2020年2月28日暂停执行。

2020年2月14日,中泰证券确认被沈培今共计清偿2.78亿元。

上海私募大佬入主4年曾高调收购981个公众号提起*ST瀚叶(即瀚叶股份),A股的股民们首现想到的是那场38亿元“壕”购981个公众号的那场闹剧。

2017年底,瀚叶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38亿元,收购深圳量子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量子云)100%股权。

瀚叶股份如果收购成功,意味着将在网游业务基础上再次新增互联网广告业务。

引人注目的是,此次收购的增值率高达2818%。

瀚叶股份表示收购具有不确定性,宣布终止收购。

据此前报道,1979年出生的沈培今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大宗交易圈私募大佬,曾成立上海瀚叶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瀚叶投资”),与陈学东成立的上海复利,周汉富成立的上海清朗,张寿清成立的上海宝弘,并称为上海滩大宗交易“四大寡头”。

早期的沈培今热衷于做大宗交易,但是随着做大宗交易的大佬越来越多,沈培今逐渐转向定增。

2015年5月,沈培今协议受让亨通集团所持的亨通光电1900万股,单价18元/股。

四个月后,沈培今的名字便消失在亨通光电前十大股东名字中,收益颇丰。

同年,瀚叶财富还参与了永安林业重大资产重组中的配套融资。

从沈培今入股瀚叶股份后的历年财报来看,公司现金流出现持续为负的情况。

2016年至2019年三季度,瀚叶股份的现金流分别为9.66亿元、-3.8亿元、-2.8亿元、-3.9亿元,其中,2017年之后,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2018年同比下降314.01%后变为-1.76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该值为-1.57亿元。

今年年中因未按时披露年报而停牌的瀚叶股份,在拖了两个月后,终于在6月29日晚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收入8.05亿元,同比减少18%。

受此影响,公司股票于7月1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瀚叶股份”变更为“*ST瀚叶”。

复牌后的*ST瀚叶连续16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股价最低0.98元。

而此前,实控人沈培今以14.52元/股的价格拿下6083.24万股,占总股本的15%,从此晋升为*ST瀚叶第二大股东。

今年6月9日,*ST瀚叶被中国证监会。

不过11月21日,浙江证监局表示,已经完毕,由于瀚叶股份未及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本法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


以上是文章"

“举牌”即浮亏超亿元还需6个涨停回本根据30晚的公告显示,上海市浦

"的内容,欢迎阅读春秋时尚网的其它文章